首页
池田大作 > 创价学会 > 与日本军国主义抗争

与日本军国主义抗争

分享

宣称牧口违反治安维持法的起诉书(1943年)

宣称牧口违反治安维持法的起诉书(1943年)

创价教育学会会长牧口常三郎,在日本的军国主义时代强烈主张:“排斥恶与拥护善,是一体的两面”、“若非能为恶人之敌的勇士,难为善人之友”、“须不甘于消极的善良,成为具有主动且敢积极为善气概的勇士”。牧口最终因反对战争,勇敢地与剥夺人民信教自由的军国主义对抗而被捕入狱。受到严苛的弹压,73岁死在狱中。

当时,日本举国推行“富国强兵政策”,开始走上军国主义之道,在教育方面,也在不断地鼓吹激发学生盲目的爱国心。实际上,牧口的焦点并非对准“国家”,而一直是“民众”、“每一个人”。在那特别强调“国权为重”的时代,牧口毫无忌惮地断言道:“个人的权力与自由,神圣不容侵犯”。

1939年,牧口举办了创价教育学会第一届总会。同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日本军在中国及朝鲜暴虐无道。目睹如此时代潮流,牧口深感忧虑,决定采取与军部法西斯主义全面反抗的态度。日本强迫亚洲诸国信仰国家神道,牧口对此愤怒不已,认为此举蛮横无理,指出:“日本民族过于自大”。他还断言,发动大东亚战争侵略中国,根本上是日本国家错误的精神指引而导致的“国难”。

遭逮捕入狱

牧口在类似牢房迎接人生最后阶段

牧口在类似牢房迎接人生最后阶段

1941年12月,日本袭击夏威夷珍珠港,太平洋战争。5个月后,创价教育学会的机关报《价值创造》,被治安局命令停刊。但牧口在这不公、邪恶之前坚贞不屈,以尖锐的舌锋指责当时的军国主义政府的不义,其行径不止一次、两次被刑事警察制止,但牧口仍旧直言不讳。

1943年7月,牧口和户田终于被逮捕入狱。牧口当时高龄72岁。度过近500天的牢狱生活,最后因衰老和营养失调于1944年11月18日,即“创价学会创立日”在狱中过世。 牧口以“正义的愤怒”向无视人权的国家权力挑战,但此“愤怒”从来没有变质为“憎恶”。

1945年7月,代替“死后方出狱门”的牧口,户田“活着走出狱门”。恩师性命被权力的魔性夺走,户田把这份愤怒转化为创造和平的毅然誓意。二战后,当学会起步重建之际,户田认为学会的目的,不应只局限于教育改革,而需要扩大到为全人类谋求幸福、为世界争取和平,因此将“创价教育学会”改名为“创价学会”并出任第二任会长,使这个一度衰微的组织再次兴起,并发展为一个广大的民众运动团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