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池田大作 > 寄语日中友好 > “心的金桥”迈向21世纪的光彩

“心的金桥”迈向21世纪的光彩

分享

1994年4月4日,池田与当时正在访日的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代表团的20人进行了约两个小时半的恳谈。池田赠与他们一首长诗,以表他对这些肩负21世纪日中友好使命的中国青年的期待。

赠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的各位 池田大作

池田伉俪欢送中国青年代表团(2002年5月)

池田伉俪欢送中国青年代表团(2002年5月)

时间飞逝
一代又一代
传递着“光的接力棒”
它的名字叫希望

创价大学学生欢迎中国青年代表团一行(2009年4月)

创价大学学生欢迎中国青年代表团一行(2009年4月)

樱花季节周而复始
望着春光中增辉的樱花
将一首诗想起

“樱花红陌上
柳叶绿池边
燕子声声里
相思又一年”

这是“人民的总理”
年轻时留下的诗句
“相思又一年”
去年春天
创价大学的“周樱”
曾灿烂盛开
以祝贺总理百年诞辰
这是缅怀永志难忘的总理的树木
是青年亲手栽种的樱树

一九七五年十一月初冬
来自贵国的第一期留学生
和创价大学的日本同窗
携手把樱树种
刚好一年前
北京适值严寒
我跟周总理交谈
是平生仅有的一次会见
由于心心相印
一分钟犹如一天
一句话不啻万言

总理支撑着病躯
与比自己小三十岁的我坦诚相见
“因为您年轻,所以我非常重视同
您交往”
语重心长
感慨无量
总理还说“我年轻时曾赴日留学
樱花盛开季节回了国
虽然有重访的愿望
但恐怕很难实现了”

我把总理的愿望
倾注在种植“周樱”上
过了两个月
总理逝世的噩耗传到京都

总理是接见我那年的六月住院的
到逝世为止动了十五次手术
其中七次是大手术
听说输血有上百次之多

事后周夫人邓颖超先生
对日本友人回顾
有关总理接见我的秘录
这位朋友又向我透露
“当时三〇五医院的医疗小组
负责恩来同志健康保健的
全体成员一致反对安排会见
‘总理,如果无论如何都要进行这
次会晤的话
我们不能保证您的生命不发生意外
情况’

恩来同志说
‘无论怎样
一定要见见池田会长’

医疗小组来跟我商量
‘请您说服总理
取消这次的会见’

我回答说
‘恩来同志此前既然已明确表示
就请允许这一会见吧’

这样才有了
那天晚上的那次会见”


总理的心 深邃如大海

生命之火熄灭前
豁出命去
也要向年轻的一代
传递一个信息
那就是――
中日世世代代友好
万代不战保卫和平

不创造友好
民众就没有光明
不对战争势力作战
人民就无幸福可言
初次的会见
将永恒的友谊建
“周樱”岁岁年年
万花烂漫
何等鲜艳
把当日当时的感受绵延

自从在严寒的北京那次的会见
二十五年弹指一挥间
友好之园在扩展
信义的“金桥”牢而坚

人民之国――中国建国五十周年
最大的青年团体
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创建五十周年
从与创价学会青年部
开始交流起 一晃儿已十五周年

正值樱花季节
在这个历史时刻
迎来了“蒸蒸日上之国”
新的年轻领导人

在“淡蓝色行星”中
发展了最古老的文明
建立了人类最大的国家
伟大的文化之国
可敬的中国

流转变迁的历史中
当权者君临民众之上
穷奢极侈的时代终于结束
“人民的国家”诞生已达半个世纪
新的二十一世纪
使命由你们肩负
世纪末的地球
战火仍未消除
民众因饥饿而哭泣
希望丧失无遗
悲叹声处处可闻
由谁来拯救
全靠你们这些有信念的年轻人
你们的舞台
广阔无际涯
人类的希望
寄托在你们青年身上

中国和日本的青年友好
是亚洲与世界和平之基础

周总理赴日留学之际
日本并吞了朝鲜
在亚洲扩张侵略
倒行逆施
接着是日中战争
对中国民众
肆虐逞凶
春秋鼎盛的青年
有为的前途被断送
何等残酷
何等悲惨
二十世纪所记载的
镇压民众的残忍历史
绝对不可重演
正是樱花盛开季节
满目缭乱
我放声呐喊
日中青年

决不允许
褊狭的国家主义者和
蔑视民众的掌权者
蹂躏和平的樱花园

谎言与傲慢的势力
把青年的未来夺去
妄图破坏和平
连侵略的历史也予以正当化
想方设法阻挠我们的友好

因此青年要臂挽臂
手牵手
往来于“心的金桥”
加深加固毕生的友谊
共同创造民众胜利的历史

青年的热与力 呼唤新世纪
全青联的活动肩负民众的重托
青年是人类的希望
生命之火愈烧愈旺 热情高涨
让日中之间的纽带更加久长

严酷的体验
凛冽的风格
信念之道只有一条
从生命的深处射出
崇高的正义之光
先辈以血泪创造的
贵国光荣的历史

先烈之志由谁继承
今后的領导者由谁担当

全青联的诸位重担在肩
光荣属于中国的青年
将二十一世纪
照耀得光明一片

1999年4月4日

1984年6月9日,于复旦大学发表演说

关于页首图像

1984年6月9日,于复旦大学发表演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