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兄的一段话

分享

池田大作与他大哥之间,有一段令他一生难以忘怀的回忆。那是尔后他致力日中友好的其中一个主要原因。

一面破镜

一面破镜

 

池田拥有一面他和大哥一起分别收藏的镜子碎片。那面镜子,原来是母亲的嫁妆。在池田年幼的时候,不知是什么缘故,这面镜子碎了。池田和大哥各自捡了一块约手掌般大的碎片,当作珍宝。

池田的大哥被征招时,带着那碎片入伍。池田心想,哥哥在阵地上一定常拿出镜片缅怀母亲和自己这名弟弟。所以,他也时常对着镜片想念长兄。

池田的大哥最初被征调到中国大陆,1941年曾一度回国。那时他满怀愤慨,对池田讲述了战争的悲惨:“日本军队太残暴了,中国人实在是很可怜。日本太傲慢了!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威胁人们和平度日的生活。此事绝对要遏止”。

刻骨铭心的话语

池田,夫人(排右)与母亲(排中)

池田,夫人(右)与母亲(中)

最后,大哥还含着泪水对池田说:“大作,战争决不是什么好事,说穿了,只是人杀人的行为。怎么能纵容这种事呢!大家同样都是人呀!”“可是,大哥是帝国的军人……”“对!正因为去过前线,我才对你说这些话。”长兄的话深深烙印在池田的心里,永不磨灭。

当年池田13岁,那时日本政府为了贯彻军国主义教育,所有的孩子必须去国民学校接受为国战死乃臣民之正道的教育,所以长兄描述的战争实况让他大感震惊。

池田在1968年倡议日中邦交正常化,以及倾全力同韩国及其他亚洲地区人民进行友好交流,其中一个原由便是长兄那句充满悲愤“日本军队太残暴了,中国人实在是很可怜”的话。长兄的话刻骨铭心,让他萌生冀望和平的信念。

1945年8月日本战败投降。二战结束2年后的1947年5月底,池田家收到了大哥战死于缅甸的通告,享年29岁。池田当时心想,大哥一定是把那块和他一起分到的碎镜片揣在怀里而离开的。当时,池田的一个哥哥前去领取遗骨。回来后,母亲流泪紧紧搂住装着遗骨的盒子,她那悲伤的身影让池田无法直视。为此,战争的无情,在池田的胸中留下深深的烙印。

这些在战争中的体验,以及后来师事户田城圣(创价学会第二任会长)的事情,都成为池田致力和平行动的出发点。

19岁的池田大作(1947年)

关于页首图像

19岁的池田大作(194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