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教育交流 > 创价大学 > 日本留学生对中日友好的展望

日本留学生对中日友好的展望

分享

2007年,创价大学文学系开设了“跨国双学位(DD)课程”。这是北京语言大学和创价大学之间签订协议,承认双方学位,让参加课程的学生通过两年的留学,取得学分后,获得两大学学士学位的双重学位制度。以下介绍从这课程毕业的2名学生的体验。

我的留学体验

高田雄将(任职于日本ABeam顾问公司,创价大学第37届生)

高田雄将

高田雄将

我在高中时代,被朋友邀请一起参加中文朗诵比赛,开始迷上了普通话的优美发音和文章的深邃涵义。之后,我作为满怀希望的DD课程第一届成员到北京语言大学留学。北京语言大学的图书馆从大清早开始就座无虚席,学生们对学习的热情令我大为震惊。

但是,在留学第一年的时候,由于文化不同,而且自己对中国所描绘的理想跟现实差距太大,令我很难适应,成绩也每况愈下,陷入谷底。当时我甚至后悔参加2年间的留学课程。虽然如此,我燃起在田径部所培养到的不败精神,更努力地去学习。结果,在留学第一年的后期,在同大学278名留学生中,我考取了第一名。我切实感到创办人池田先生所说的“努力不会徒劳无功”这句话的意思,回复了少许自信。也感受到朋友们鼓励的可贵。

更大的转机,就是在留学第二年时的中国国内旅行。在火车上遇到的高中老师,非常有人情味,对我这个陌生人也关怀备至。他的人品让我感到中国人广阔的心胸。另外,在杭州游览时,突然被一个保安问“对中日的历史有何看法?”我在参观旧满州和南京的战争博物馆等时,能完全感受到中国人对日本的憎恨与愤怒不是简单地能化解的。通过这些体验,我开始怀疑“两国之间真的能筑起友好关系吗?”“说说日中友好是简单的事,但自己能真正地为此做出些什么?”

高田与朋友在于万里长城

高田与朋友在于万里长城

当我把这想法告诉其他留学生时,他们也说想认识多些日本以及世界的事情。这样,来自韩国、日本、古巴、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共和国、中国等6个国家的13名学生,自动发起一个星期举行一次聚会,互相介绍自己的国家,并进行讨论。大家开诚布公地谈论互相的民族、国家、历史观等,增进相互的理解,进而累积了深厚的友谊。如此,我感觉到超越日中的范围,能够培养到更广泛的国际人的感觉,也是DD课程的特色。也由于创办人池田先生的鼓励,要我们成为“学习的博士”,令我在汉语检定HSK10级考试取得合格。在第二年的前期也连续二期取得第一名。DD的同学和教师们让我发现到“能更上一层楼”的自己。

2年的留学转眼就过去,但对于我来说,是感觉上很长,而且非常充实的2年。DD课程是我人生的“原点”。毕业后,我考进了一所亚洲有名的咨询公司工作。今后也继续在自己的立场,毕生为日中友好作出贡献。

淤见贵子(Panasonic公司职员,创价大学第37届生)

淤见贵子

淤见贵子

2007年4月的入学典礼上,创办人池田先生呼吁:“我们要踏步于至为重要的日中友好之路……希望年轻的各位要努力学好外语”。

当时我下了决心,要作为文学系开设的“跨国双学位(DD)课程”的第一届学生,创造最棒的历史。入学后,我非常用功学习普通话。然后为了要澄清“大学4年间,花2年去中国留学究竟有没有这个价值?”的疑问,我先去中国进行1个月的短期留学。其间,我感受到中国青年们的蓬勃朝气和能量,觉得“如此下去,日本反而会变得落后”。而且,我发觉了自己想法之中对中国的偏见,更理解到为何创办人池田先生如此身体力行地推行日中友好。为了要更加深入认识中国,我努力挑战DD课程的选拔考试,并总算让我考上。

2008年,我到北京语言大学留学。开始时,由于我经常对所有事物都持有“应该如此”的想法,所以对所看所听的,以及对周围的人的行动都开始怀疑“为何会这样?”而感到非常苦恼。但是,通过留学的生活,我逐渐打破这种固有的观念,让自己的想法变得灵活。中国人经常对一般事情都会说“没问题”,表现“大方”。同时,一旦认定对方是朋友,就像亲人一样对待。但是,不被认可为朋友,便完全打进不了大家的圈子。留学当初,我只会叹息现状,过后才明白到是由于自己没有积极投入大家之中。之后至今,我一直珍惜着在中国结交到的好朋友。

高田(右)与淤见(中)在北京语言大学的中国语演讲比赛中得奖

高田(右)与淤见(中)在北京语言大学的中国语演讲比赛中得奖

在留学的2年间,我没有去各地观光,专心向学,也结交了很多中国朋友。刚好留学的2008年是日中青少年友好交流年,我被日本外务省邀请,与一起留学的DD课程的10名同学一起参加了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宴会。同年9月,我考取了汉语检定HSK9级,更有机会成为北京奥运的传译员。10月举行的“北京外国留学生辩论大会”(北京市教育委员会主办),我是从十三名出场的世界各国代表中唯一的日本人,取得了第三名。2009年4月,我在北京语言大学的中国语演讲比赛中得到第一名。也有机会和南开大学的“周恩来‧池田大作研究会”的学生们,以及在中国活跃的创大前辈校友们交流,深受启发。如此,我在中国的2年间,得到了无数宝贵的经验。

毕业后,我考进了Panasonic公司工作。我要活用在中国学到的体验和中文,努力工作,成为后辈们的好模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