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教育交流 > 创价大学 > 我对创价大学的回忆

我对创价大学的回忆

分享

1975年4月,中国政府派遣六名第一期公费留学生前往创价大学就读。在此介绍其中两位对于创价大学的回忆。

程永华(中国驻日大使,2013年6月)
──节录自2012年4月2日于创价大学的演讲

程永华大使受到母校学生的热烈欢迎

程永华大使受到母校学生的热烈欢迎

创价大学应该说是我的母校。每次走进创价大学,都会唤起我对青年求学时期的美好回忆,也谱写了中日友好的很多佳话。

1972年,中日两国实现了邦交正常化。1973年我有幸作为第一批留学生,到日本来学习。当时由于双方还没有缔结教育交流协议,我们的学习遇到一些困难。正在此时,创价大学的创始人池田大作先生于1974年12月访华,并会见了周恩来总理。回国后,他了解到我们这几名留学生的困难,就迅速决定由创价大学正式接收我们,并且专门开设了适合我们的课程,帮助我们这批留学生很好地完成了在日本的学业。

当时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37年前的这个时节,我们踏进了创价大学的校门,池田先生出席了“泷山寮”(学生宿舍)的入寮式,并在樱吹雪(樱花花瓣如雪片般飘落的意思)中带领我们从荣光门(创大的校门)到文科教学楼,一路上将我们介绍给老师、学生,还谈起日本的樱花文化,深情地回忆起与周恩来总理会见时谈及樱花的情景,并提议在校园内种植“周樱”。

我们从那时起,就在创价大学出色的教育环境中,接受教职员严格又慈爱的教导,不断努力专研与日本有关的学问。我们也结交了许多朋友,通过真心的交流,连结起心与心的纽带。这些都是我的人生之宝……。

许金平(中国驻札幌总领事,2013年6月)

37年前,在创价高中的体育馆里,我和池田大作先生对打乒乓球的场景依然历历在目。

许金平(右)与池田

许金平(右)与池田

最初,我是和创价高中学生里的乒乓球高手打了一场比赛。当赛事结束后,池田大作先生就提出:“要不咱们对打一场吧。”结果是我打输了。于是池田大作先生就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来鼓励我,他还把自己使用过的球拍作为礼物送给我。现在,我家里也还保存着这幅球拍,并且视若珍宝。池田大作先生打乒乓球不仅有技巧,气势上更是压人一筹,而且他击球的速度非常快。这场比赛对我来说,真是一次令人难忘的交流。

如今的东京富士美术馆的用地,当年叫做日中友谊农场,我们在创价大学留学的时候,那里还是一片荒地。我们和学校里面中国研究会的成员一起在那里留着汗水开荒,栽种白菜、萝卜等。有一年的“赏月宴”上,我们大家亲自上灶,想把“日中友谊农场”的 “成果”送给池田大作先生品尝。池田大作先生津津有味地品尝了我们做的饭菜,并且还亲笔题写了“日中友谊农场”这几个字。

池田为日中友谊农场题字

池田为日中友谊农场题字

我记得,当时他并不是伏在桌子上写的,而是站着写的,所以纸上还留有墨汁垂下的痕迹。如今这幅字就保存在创价大学里。我们通过参加农业劳动,和日本学生增进了交流,萌生了友谊,这一切都令我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