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万代友好 > 各界挚友 > 与国家硕学的交流

与国家硕学的交流

分享

国际汉学泰斗、国学大师 饶宗颐

池田与饶宗颐(1997年)

池田与饶宗颐(1997年)

饶宗颐教授是蜚声国际的汉学家,曾获法国儒莲奖,在中外学术界皆赫赫有名,文学和艺术都拥有深厚的造诣。其代表著作包括︰《殷代贞卜人物通考》、《词籍考》、《中国史学上之正统论》等,并出版多达二十卷、横跨十四领域的《饶宗颐二十世纪学术文集》。

池田大作与饶教授初次见于1974年。当时饶教授作为香港中文大学教授访问团的成员,前往日本创价大学交流。直至1997年2月,两人才又在香港重逢。三十多年来,池田与饶教授通过书信往来与问候累积起深厚的友谊。

池田与饶宗颐、孙立川的三人鼎谈

池田与饶宗颐、孙立川的三人鼎谈

两人常常互赠诗书、画册。饶教授认为“池田先生是位实践尊贵菩萨道的人。”他一气呵成挥就《法华经》中“每自作是念,以何令众生,得入无上道,速成就佛身”二十字,并将这幅堪称自身历来最大幅作品之一的墨宝赠予池田。此外,饶教授也在池田创办美国创价大学时亲题“振铎万方”以示祝贺,更邀请池田担任香港大学饶宗颐学术馆名誉馆长。而池田亦写下长诗“学艺巨星 巅峰的光彩──献给尊敬的饶宗颐教授”一首,并为其《学艺双携》画册的出版为文祝贺。浓郁的文艺气息飘散在二人的友情之花中。

2009年,池田与饶教授、孙立川博士出版了三人鼎谈──《文化艺术之旅》。从青年时代的经历、中国汉字、对艺术和美的追求,谈及佛教最高经典《法华经》中的和平与共生的启示等,丰厚的学养、识见,与青年一同前进的气魄,带来广大的回响。池田赠予饶教授的诗的一节,正可反映出两人共通的结论:“我深信,学问艺术与宗教,必定会于人心深处共鸣,拓展无垠的精神地平线。这里有中日友好金桥,与和平的不朽光源。”

2013年,饶教授更藉此网页诞生之际,特别把网页主题挥毫送与池田,以表庆贺。此网页的题名“源远流长”四字就是出自饶教授之手笔。

中国历史学家 章开沅

与章开沅于东京会面(2005年)

与章开沅于东京会面(2005年)

少年曾饱受战争苦难,虽因而辍学却又爱好文学,值遇良师引导,敬仰鲁迅、周恩来等人──这都是池田与中国史学泰斗章开沅教授的相似之处。

章教授曾读过池田与历史学家汤因比博士的对谈集,被两人渊博的学识所触动。从那时起,章教授就萌生想与池田见面的念头。直到2005年12月13日,两人方在日本东京会面,畅谈历史、教育、日中友好、和平与未来等话题。后来于2007年4月再度会面。

章教授是华中师范大学教授,著有《辛亥革命史》、《辛亥革命与近代社会》、《南京大屠杀的历史见证》等,其学术成就,享誉国际。他与池田的成长经历相似,谈起话来,陪感亲切。

2011年,两人的对话结集成册,先由湖北人民出版社以简体字出版《世纪的馈赠──章开沅与池田大作的对话》,后在香港由商务印书馆以《历史与传承──章开沅与池田大作的对话》为名发行繁体字版。二人回溯历史,面向未来,期许为后世留下重要启示。

与章开沅的对谈

与章开沅的对谈

章教授写道:“在21世纪的今天,和平与发展虽然已经成为时代的主旋律,但是战争的根源仍然存在……用历史来教育人民,唤醒一万人民反对侵略战争并努力消除战争根源,乃是我们理应承担的时代使命。正是这种共同的使命,驱使我与池田先生殊途同归,由相遇而相知,携手合作为维护世界和平与社会公正而奋斗。”正是因为曾经历战争,怀抱冀求和平的心,使两人间缔结起深刻的友谊。

2015年12月,《湖北日报》刊载了一篇题为“和平,是中日人民的共同愿望”的文章,谈及章教授与池田的十年友谊。文中提到章教授在一段视频中表达了对久未见面的池田的思念与问候,以及对日中友好的真诚祝福。此外,也说到章教授在同月初的讲座中,“谆谆寄语学子们,不要忘记他与池田的美好愿望——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直到今天,两人的友情非但没有随着时间而磨灭,反而日趋深厚。

国学大师、“中国东方学”创始人 季羡林

池田与季羡林分别代表创价大学与北京大学签订学术交流协议

池田与季羡林分别代表创价大学与北京大学签订学术交流协议

1978年9月18日,池田于第四次访华时,在北京大学校园内邻接未名湖的临湖轩,受到中国国学大师季羡林教授温暖的欢迎,两人首次会面,刻下了难忘的回忆。之后,池田于1980年第五次访华时,前往北大演讲,并代表其创办的创价大学与北大签订学术交流协议,当时亦是由担任副校长的季教授负责主持与接待,两人的交情随之加深。

季教授(1911-2009年)是中国语言学家、文学翻译家,精通梵语、巴利语、吐火罗语等语言,并堪称印度学和佛教领域的最高峰。他曾经历文化大革命的严酷批斗,却在恶劣的情况下,进行印度两大史诗之一的《罗摩衍那》的翻译。

《畅谈东方智慧》一书

《畅谈东方智慧》一书

季教授曾为池田的《人生箴言》中文版写序言。2004年,池田与季教授、研究《法华经》梵文原本的专家蒋忠新教授,历经七年的信件往来,完成三人鼎谈集──《畅谈东方智慧》,论述东方思想基础的“天人合一”和“大同”思维、《法华经》的思想与传播,以及如何在东西方文化中异中求同,把人类文化提高到更高的阶段。

季教授认为,因为大自然与人一体,所以必需创造以自然为友、与自然共生的文明,而非征服自然的文明。他表示,古代印度的“梵我”说、佛教的 “依正不二”思想与中国的“天人合一”一致,皆是重视人类个体与大自然间关系的想法,更是能解决人类当前诸多危机的重要思想。

世界著名数学家 苏步青

池田与苏步青于上海会面(1978年)

池田与苏步青于上海会面(1978年)

1980年4月,池田第五次访华的最后一天,与当时复旦大学校长苏步青博士谈了他留学日本的情况。回国前夕,苏博士专程来到池田住宿的地方为他送行。日后池田对此写道:“我至今无法忘记在我回国之前,专门到我宿舍来看我的苏博士的真挚之情”。

被誉为“东方国度上灿烂的数学明星”、“东方第一几何学家”的复旦大学名誉校长苏步青博士(1902-2003年),曾于1924年留学日本仙台,并成为当时堪称罕有的事例,毕业后就任母校东北帝国大学的讲师。

池田与苏步青于复旦大学(1984年)

池田与苏步青于复旦大学(1984年)

池田曾先后与苏博士在中国和日本会见过五次,包括1978年赠书复旦大学,以及1984年前往该校演讲,接受名誉教授聘书。两人在会谈中结下真挚的情谊。池田创办的日本创价大学,其最大的学生宿舍“泷山寮”,就是由苏博士题写牌名的。苏博士也在1991年8月1日观赏池田摄影展──“自然与和平的对话”后,题下“亚太波声欧美光,尽纳先生锦绣囊。为与和平相对话,遂教春色满回廊”一诗赠与池田。

苏博士立下“读书不忘救国,救国不忘读书”的座右铭。他在就任创价大学名誉博士时说,人生是由为人类作出多少贡献来决定的,不能无所作为,虚度年华。他表示很喜欢“创价”这个名称,因为这里包含着要为人类创造价值的精神。

池田也为苏博士写下“和平的大河”一诗,更为文纪念苏博士与米子夫人(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个取得中国国籍的日本人)之间的情谊,称赞这对心意相通的理想夫妻,象征了中国和日本一定可以互相理解,和睦友好。

中国教育学会会长 顾明远

中国教育学会会长顾明远

中国教育学会会长顾明远

“没有爱就没有教育,没有兴趣就没有学习。”这是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管理学院名誉院长、中国教育学会会长顾明远的信念。

顾会长是中国著名教育家,享有“比较教育研究之父”的美誉,以研究中国文豪鲁迅的教育思想而闻名。他在1991年被评选为“全国优秀教师”,并于1999年获颁北京市“人民教师”的殊荣。著作包括︰《比较教育》、《外国教育督导》、《杂草集──顾明远教育随笔》等。

池田与顾明远对谈日文版

池田与顾明远对谈日文版

池田经常在演讲中引用顾会长的著作来介绍鲁迅,两人的对话以《和平之桥──论人本教育》为题,于2012年首先在东京发行了日文版。两人针对乡土与人格的形成、终身学习、教师的姿态,以及培养世界公民等议题进行畅谈。顾会长认为,教育本来就是传承文化,培养人才,把人类的文化延续下去。这与池田提倡的人本教育、培育青年的思想一致。池田亦对顾会长的教育信念深表认同。该书并获日本图书馆协会选为指定图书。

顾会长说,池田重视教育、重用青年,期待他们不断成长为世界和平的种子、中日友好的使者。他亦对两国友好的前景充满期待,期望青年能继承他们的事业,朝向和平友好的大道前进。

1990年11月,于东京池田与常书鸿恳谈(左2,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

关于页首图像

1990年11月,池田与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常书鸿(左2)于东京恳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