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万代友好 > 各界挚友 > 周恩来、邓颖超、林丽韫

周恩来、邓颖超、林丽韫

分享

一生仅仅一次的会见──与周恩来总理

“周樱”──一棵种植在日本创价大学的樱花树,蕴藏着池田与周恩来总理深厚的友谊,也是日中万代友好的象征。

周樱

周樱

1974年12月5日,池田第二次访华之际,受到周总理邀请会面。那是晚上9时55分,池田来到北京305医院。身患重病的周总理,得知池田访问中国,不顾医生反对,提出与池田会见的邀请。

周总理夫人邓颖超女士回忆说︰“当时,恩来同志非常盼望会见池田先生。但是,负责恩来同志健康的305医院的医护小组一致反对︰‘总理,假如无论如何也要接见,那么我们就无法保证您的性命。’但是恩来同志回答说︰‘无论如何我都要见池田会长。’因此,不知如何是好的医护小组来找我商量,要我劝阻恩来同志。我回答说︰‘既然恩来同志意志如此坚决,那么请各位允许他会见吧。’才实现了那晚的会晤。”[1]

在这之前,周总理特别注意到创价学会,是扎根于民众的团体。创价学会也在战时因抵抗日本军国主义而遭到镇压。周总理的信念就是只有树立民众彼此真挚的理解信赖关系,才能有真正的中日友好。于是,他决定要跟池田见面。

周总理与池田

周总理与池田

那次会面,周总理76岁,池田46岁。一见面,周总理第一句话说︰“你是第二次访华了。”还说︰“因为你年轻,所以我非常重视同您交往。”[2]

关于日中关系,周总理跟池田说︰“我国不要求赔偿。日本人民和我国人民同样都是日本军国主义者的牺牲品。如果要求赔偿,还是要同样的受害者日本人民来支付。”[3]周总理还谈及对未来的展望︰“二十世纪最后的二十五年,对世界来说是最为重要的时期。因此所有国家必须站在平等的立场互助合作” 、“希望早日缔结中日友好条约。”池田把周总理于会谈时提出的心愿全部铭记在心,为了亚洲及世界的和平,努力不懈地为了日中友好而奋斗。

周总理还提到五十年前,他在樱花盛开的时候离开了日本。对此,池田立即回应,邀请周总理在樱花盛开的时候再去日本访问。但是,周总理答道︰“有这个愿望,但恐怕难以实现了。”[4]

短短的三十分钟会面,是池田一生中与周总理仅仅一次的见面。

周总理在北京305医院与池田会见

周总理在北京305医院与池田会见

翌年的1975年,池田创办的创价大学录取了中国战后首批公费留学生,而池田本身就是他们的留学保证人。那年11月,为祈念总理的康复以及中日两国的长久友好,池田与这些留学们种植樱花树,为其命名“周樱”。1976年1月,周总理逝世。至今为止,创价大学学生每年都会举办周樱观赏会缅怀周总理,在心中确立致力日中友好的决意。“周樱”纪念碑,也是向着中国北京的方向而建的。

两人的会面仅有一次并只持续短短半小时,但池田时刻铭记与周总理的友情,为日中友好全力以赴,让这友好的大河流传万代。

与邓颖超夫人的友谊

拜访邓颖超夫人府第

拜访邓颖超夫人府第

池田与邓颖超夫人也结下深厚的友谊。

1978年,在周总理会见四年后,在欢迎池田第四次访华的宴会上,邓颖超对池田说,希望翌年樱花盛开的季节访问日本。这就好像是她要去实现总理“访日的愿望”。

1979年4月,为预祝邓颖超访日,并纪念为人民鞠躬尽瘁的周总理夫妇,除了早于1975年种植的“周樱”,池田与正在访问日本的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副主席高占祥,在创价大学一起栽种赞颂周恩来夫妇两棵樱树,命名为“周夫妇樱”。

周总理爱用的象牙拆信刀

周总理爱用的象牙拆信刀

可惜的是,1976年樱花开得早,邓颖超于4月访日时未能看见樱花盛开的情况。为了表示一点心意,池田将较晚开花的八重樱的幼树和拍有创价大学之“周樱”、“周夫妇樱”以及留学生的相簿送到迎宾馆给邓夫人。

1980年4月22日,池田第五次访华时,应邓颖超邀请,拜访她中南海的家。池田把新拍摄的“周樱”彩相赠给她,并说周樱虽然还幼小,但它将来会长得越来越粗壮,开出美丽的花朵。邓夫人随即回答,认为这么珍贵的礼物象征着中日友好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邓颖超夫人爱用的玉石笔筒

邓颖超夫人爱用的玉石笔筒

1987年4月,为了感谢周恩来夫妇对自己所表示的深厚情谊,缅怀已故的周总理池田创作了长诗《樱花缘》赠予邓颖超。1989年11月,池田亦送赠一幅画“周恩来夫妇肖像画”给邓颖超。两人的交往不断,友情日益加深。

1990年第八次见面时,邓颖超将周总理的遗物“象牙裁纸刀”、自己常用的“玉石笔筒”致赠予池田。池田婉言推辞,但她说︰“我十分了解总理生前对名誉会长的感情,因此我决定(将总理的遗品)赠送给您,希望您能以此来缅怀总理,将它们作为您与总理友情的见证……”[5]池田珍而重之,视这为最珍贵的礼物。

林丽韫的证言

周总理与池田会见时担任翻译的林丽韫女士

周总理与池田会见时担任翻译的林丽韫女士

林丽韫女士就是担任周总理和池田会面时的翻译员。

根据她的证言,从六十年代初期,周总理就非常关注创价学会的发展。池田率先主张和中国的邦交应该正常化,并缔结和平友好条约。他认为创价学会是扎根于民众的团体。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周总理认为要同日本的创价学会结成友好关系。[6]

林丽韫回忆道:“我清楚记得池田先生和周总理紧紧握手的瞬间。每次回想起来都心情激动……我尤其深切感受到,他把中日友好交流的重任托付给池田先生。而池田先生也特别体贴总理,说︰‘您正在养病,实在抱歉。’”[7]

1999年11月,池田与林丽韫会见,其中也谈及许多周恩来总理的往昔。林丽韫可说是日中友好历史的一位见证人。

注:

  1. 池田大作中文网。中国周恩来总理。取自(http://www.daisakuikeda.org/chs/zhou-en-lai.html)
  2. 卞立强编译(1998)。日中恢复邦交秘话──池田大作与日中友好。北京︰经济日报出版社。页77。
  3. 池田大作。随笔 保护民众的大树──周恩来总理夫妇。人民日报海外版日本月刊特别增刊号(中文版),2012年12月10日,页28。
  4. 日中恢复邦交秘话──池田大作与日中友好。页109。
  5. 南开大学周恩来研究中心着、王永祥主编(2002)。周恩来与池田大作。香港:三联书店。页78。
  6. 日中恢复邦交秘话──池田大作与日中友好。页108。
  7. 刘伟忠主编。紫荆杂志,2007年特刊第2期,页33。
1990年11月,于东京池田与常书鸿恳谈(左2,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

关于页首图像

1990年11月,池田与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常书鸿(左2)于东京恳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