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料中心 > 一览表 > 大学讲演一览表 > 人才是创造历史的主角(复旦大学 1984年6月9日)

人才是创造历史的主角
复旦大学(1984年6月9日)

分享

几天前,我普荣幸地在北京大学以《走向和平之康庄大道──我的一点意见》为题,举行过演讲。今天,我又有机会在具有近八十年悠久传统的复旦大学讲话,在此,请允许我向名誉校长苏步青先生、正在访美的谢希德校长,以及在座的各位老师、各位同学表示由衷的谢意。

在北京大学的演讲中,我提及中国的“尚文”传统,指出这个“尚文”的传统,正是阻止走向战争或行使武力的一种抑制力。我更谈及了产生出这抑制力量的中国传统思考方式等我自己个人的见解。今天我所讲的主题,也是我最注重的,但没有在北京大学的演讲里触及的历史观点问题。以下,我就历史在人的生活方式上占有怎样的位置这一点,谈一下我个人的几点看法。

中国在重视历史这一方面,应列世界之冠。同样是在东方,中国比起印度,可真有天渊之别。自古以来,中国人民动用了庞大的努力与血汗,目的是要把历史记载留存下来。古语有一云:汗牛充栋。这就是指藏书之多,高达于梁,搬运的牛只,也拉到满身是汗。中国古代史书之多,真可称是汗牛充栋,不可胜数。

中国成语里有“温故知新”、“借古谈今”等语,至今还经常受到活用。这两个成语的意思,是指历史如一面镜子,能为我们清楚地照出现今的情况。

与西欧近代不同本质的中国思考法

对于新中国的历史观,我个人的研究还做得不充分,未能尽知其详,但我感觉到在革命后的中国,各范畴都是以人民大众为出发点的。毛泽东主席曾讲过:“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原动力。”基于这种历史观点,可以推想这句说话的构造是为大众服务的“民众史观”。它跟以尧舜时代为最高典范的儒家传统史观──“帝王史观”──清楚地划上一条明显的界线。

与此同时,在历史意识的深层,蕴藏着中国数千年来的传统,而这些传统,都是无法一下子可以改变过来的,这对中国人民来说,不知应该说是祸还是福。鲁迅先生针对这潜意识,在小说中写出了“食人”这个构想,指出了人的改革的困难和重要性。从我个人的观点来看,我认为中国尊重历史、以古为鉴、脚踏实地、目标向前这些优良传统和历史意识,从数千年前直至现今,还是连绵不断,脉脉相传着。我十分钦佩贵国的作家与人民,能够在他们的作品和讲话里,非常恰当地引用中国的古典经传,这表明历史的教训还是脉脉相传和活在人民心里,活在现代生活里。

这种史观,与十八世纪以来,尤其是在十九世纪的欧洲历史主义潮流里,只勾勒出历史轮廓的史观及历史意识截然不同。

无可否认,历史主义的潮流,在实证与客观方面是有其一定的卓越成果,但是,历史主义所重视的,是把历史变成客体、变成与自然同样的客观考察对象。结果,历史带有某种规律,从而断绝了跟人的活生生的关系,开始独立发展。

对欧洲近代文明的危机有先见之明的德国哲学家尼采曾说过:“我们应把历史用于‘生’和行为上,而不是用于苟且偷安地背离‘生’和行为,更丝毫不要把历史用于掩饰自私自利的‘生’与儒弱卑鄙的行为上。”尼采所说的“生”,我想可以用“人”来代替。尼采所批评的,是史观独立发展,把创造史观的“生”或“人”眨为配角,使到主客颠倒这一事实吧。

而中国则把历史当作可以改进现在和未来,到头来改进“生”与“人”的资粮。这种历史意识,跟尼采所攻击的史观,可说是风马牛不相及。司马迁就是一个最好的代表。中国对于历史的关心,并不是以客观的法则为主体,而是着眼于人应怎样生存这个非常主观的、充满伦理性的问题。

向人的命运提出恳切质问

以下我想引用《史记》里有名的一节。每当我念到此处,它都为我带来无限的勇气。

“昔西伯拘羑里,演周易;孔子戺陈蔡,作春秋;屈原放逐,着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而论兵法;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抵圣贤发愤之所为作也。”内容大意是:周文王成为殷纣王的阶下囚后,写出了名着《周易》,孔子作《春秋》、屈原写《离骚》、左丘着《国语》、孙子谈兵法、吕不韦传《吕氏春秋》、韩非子撰《说难》、《孤愤》、优美的《诗》三百篇,这些伟大作品,都是古代圣贤在最困难或受压迫时奋起图强而写成的,都是他们在含辛茹苦的境况下创造出来的卓越史书、作品。所以,历史正是向人的幸与不幸、喜与悲、善与恶──总的来说,就是人的命运──提出恳切的质问的作品。这也是司马迁着述他的巨着《史记》的一个重要动机。

佛法里有“八万四千法藏是我身一人之日记文书”这句话,“八万四千”并非一个具体的数目,而是代表庞大数目的意思。“八万四千法藏”是指释迦一生里所讲述的所有经文。他说这庞大数量的经文,只不过是“我身一人之日记文书”,就是指所有的经文都是用来解释一个人的生命动态。虽然次元不同,但从这里也可以找到一个不为社会的譭誉褒贬所影响,勇敢地向自己命运挑战的人的人生观、世界观等。

无论如何,历史的潮流是一刻也不会停止的。贵国的话仙李白曾在《春夜宴桃园序》里说道:“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不单是个人,所有的民众都不应再成为历史的配角。在纵的一面,我们应确立起自立的形象:在横的一面,人与人之间,世界的市民与市民之间,应该互相团结起来,并且把团结广泛地推广开去,使之成为一股声势浩大的浪潮。

在这个飞跃的时代里,我们都是“地球号太空船”的乘客。从各个角度来看,世界都是紧密地连接起来的。现今,无论是中国历史,或日本历史,都容许我们脱离世界史的命运而独自求存。我认为在明暗交织的历史潮流里,为了使下一个世纪更充满希望,我们应该确立起以人为主角的历史观。人类应该清楚地认识到,在我们这个时代里,大家都是乘搭“地球号太空船”的地球市民,而全人类应本着这个观念团结互助。

在复旦大学近八十年的历史里,她一直都是人才辈出的学府,我祝愿贵大学今后能够更有所发展,为中国、为世界培养出更多的人才!

我的话讲完了。谢谢各位。